4166am金沙官方网站叶企孙的学生虞昊回忆说,诺奖获得者杨振宁、叶企孙侄子叶铭汉院士等人齐聚

  1925年,叶企孙留学归国后的第二年,他回到母校清华大学任教,并负责组建了清华物理系和理学院。他的弟子中,就有后来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李政道。李政道入学不久,叶企孙即发现他的理论基础高过同辈,自学能力超常,便要他不必听他讲授的理论课了,但实验课一定要认真学。有一张李政道当年理论课的试卷,卷面只扣了两分,总分却只有83分。原来,当年李政道的实验成绩不好,叶企孙把他的两门功课加起来算分,提醒他理论要建立在实验的基础上。叶企孙的学生虞昊回忆说,叶企孙不善言辞,给人一种很严厉的印象,而接触过他的学生都对他非常敬爱。虞昊记得他刚入学不久,全班30多位学生就被叶师请到自己的宿舍小聚,在聚会上叶师逐个和学生谈话,了解学业和家庭状况。有个高个子同学家境不好,衣服都破了,叶师对他说:“以后有困难就来找我。”后来,“找叶先生去”成了学生们遇到困难时常说的话。有一年暑假,王淦昌经济困难没钱回家,叶师知道后,找到他说:“我给你钱,回家去吧。”

杨振宁:“在西南联大的时候,叶企孙老师在系里、学校里都有相当大的影响,可是他不大显露出来,很低调”

  抗战时期,清华、北大、南开三校名师荟萃西南联大,数量超过战前任何一校,师资力量大为充实,开出的课程数量大大增多。有的系的课程甚至同一门课由几个各有所专、积累了丰富教学经验的教授分章轮流讲授。由于战事影响,图书、实验设备器材等教学条件远较战前为差、生活也非常艰苦,但没有减少同学们的学习热情。在贫乏的教学、生活条件下,很多教师努力克服各种困难,仍坚持严格认真的教学传统。危难中,师生们互敬互爱,更添一份特殊情谊。虽然条件艰苦,但联大教师仍克服种种困难,坚持严格认真的教学传统。闻一多每天在豆油灯光下工作至深夜,认真备课。他讲《楚辞》时,拿着四易其稿的《天问疏正》给学生逐句讲解。朱自清讲《中国文学史》时仍坚持让学生定期交读书报告,他还认真给学生改笔记。他反对那种只顾教师个人学术研究,不肯为学生花工夫批改作业的态度。他说:“文化是继续的,总应该给下一代人着想,如果都不肯替青年人服务,下一代怎么办?”他开的新课《文辞研究》虽然只有一个人选课,他也按时上堂讲课,从不缺席。

叶企孙诞辰120周年纪念会在清华大学举行

来源:《新京报》2018-7-17 王俊


昨日,在清华大学叶企孙当年办公的地方,举行了叶企孙诞辰120周年纪念会暨纪念展。诺奖获得者杨振宁、叶企孙侄子叶铭汉院士等人齐聚,追忆叶先生。

1898年7月16日,叶企孙出生于上海。他是我国近代物理学奠基人之一,“中国物理学在解放前艰难的环境下发展,叶先生起了非常重大的作用”。

王淦昌、钱三强、王大珩、邓稼先等多位“两弹一星”元勋及杨振宁、李政道、林家翘、钱伟长等学术大师,都是他的学生。

慧眼识才劝王淦昌转学物理

“师者”似乎是叶企孙更重要的角色。“在主持清华物理系和理学院工作期间,叶先生千方百计招揽名师,推进教授治校的体制,营造了和谐的环境,倡导教师科研与教学并重,因材施教培养了大批人才。”清华副校长薛其坤院士说。

据了解,到清华大学1952年院系调整前,叶先生门下57位学生都成了院士,王淦昌、赵九章、彭桓武、钱三强、王大珩、陈芳允、邓稼先、朱光亚、周光召、王希季等10位“两弹一星”功勋,杨振宁、李政道、林家翘等学术大师都是叶企孙的学生。

叶企孙侄子叶铭汉院士提到一件趣事,足以说明叶企孙“因材施教”的师者形象。据叶铭汉回忆,王淦昌先生开始是学化学的,有一次叶企孙提了一个问题,王解答得非常好,物理概念表达得非常清楚,从此以后叔父经常和王淦昌谈话,跟他关系很好,后来叔父动员他来物理系。

后来,众所周知,王淦昌是两弹一星功勋、中国核科学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之一。

为杨振宁大三热力学老师

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的印象里,叶企孙是一个“不太显露的人”。

杨振宁父亲1929年受聘于清华,是叶企孙签名聘请的。“后来在清华园里,我看见叶先生也不太熟,他是一个比较低调的人。”杨振宁说。

“抗战的时候我在西南联大念书,大三念的热力学就是叶先生教的,教了一整年。”杨振宁谈起,“在西南联大的时候,叶企孙老师在系里、学校里都有相当大的影响,可是他不大显露出来,很低调。”

随着叶企孙120周年诞辰,不少活动相继开展,其中有讨论“叶企孙与一流大学建设”,北京大学前常务副校长王义遒笑着说,我想叶先生在的话,他会说我和世界一流没有关系。他不太喜欢那种不实的。我觉得他是个非常踏实的人。

因实验薄弱给李政道判卷83分

在清华科学馆的纪念展上,展示着一张试卷,是诺贝尔奖获得者李政道在西南联大时期的电磁学试卷。因为实验薄弱,叶企孙只判了83分。后来李政道谈到自己之所以获诺奖,就是“从实验开始,引出理论,进行解释和猜想,又进行实验”的结果。

相较于严格,在很多人眼里,他更多的是一个亲切的人。李政道这份试卷,叶企孙一直保留着,“叶先生一直保留着一份李政道先生电磁学当时的卷子。可以看出他爱学生到什么程度?”清华物理系复系后第一任主任张礼说。

王义遒1951年进入清华学习,大一时候跑去大三的课堂上过叶企孙的课,他回忆道,我跟叶先生没有多少交道,但他对我还是特别好。有一次礼拜天,叶先生看我们还在学习,说“你们礼拜天还在这用功啊?我请你们打牙祭,到莫斯科餐厅吧”,席间交谈很愉快。

叶铭汉回忆起自己叔父,“小时候我的叔父就是我的崇拜对象,后来我们家里人念书,我的两个姐姐、两个哥哥的学费是叔父出的”,“我叔父跟学生来往很多,他有个习惯,有空就在家里开茶点招待学生,然后问每个学生是学什么的,家里怎么样。”

“1969年把我分配到陕西汉中,等我回来已经1979年了,他已经去了,我都不知道他去世了,他什么时候去世的,心里很难过。”王义遒说。

鼎力支持聘初中学历的华罗庚

叶企孙的日记里记录着给钱三强购置相关设备的事,叶铭汉表示,那时候哪个老师需要做实验,他会鼎力支持。

他求贤若渴,爱惜人才。“吴有训先生在南京大学教书,他到南京大学请吴先生到清华教书。他把吴先生工资定得比他高。”叶铭汉说,“这个事当时谁也不知道,后来吴先生去领工资才发现这个事。他也不愿意老待在这个位置,后来辞了系主任,请吴有训先生当,后来理学院院长他也辞了,请吴先生来。”

华罗庚初中毕业,叶企孙鼎力支持理学院聘用他。纪念展上,1935年6月叶企孙为聘请华罗庚为名誉教员而致梅贻琦的函件记录了这一“不拘一格降人才”的故事。

这些品质让叶企孙成了一个成功的“创业者”。李政道曾在一篇文章中这样评价叶企孙:“他在1925年创建清华大学物理系,从一位副教授、两位助教开始,不到十年,清华大学物理系就名列全国前列……在发展速度上,在办系的成功上,我想,叶老师的创业成就是可以跟20世纪初的加州理工学院相媲美的。”

“中国物理学在解放前艰难的环境下发展,叶先生起了非常重大的作用。”清华学堂叶企孙物理班首席教授朱邦芬说。

编辑:曲田

  从1914年秋至1966年10月,马约翰一直生活在清华园,先后在照澜院16号、胜因院31号居住。一年四季无论寒暑冬夏,都能见到他骑着自行车四处奔忙的身影,白色的衬衫,黑色的领结,白色或灰色短裤或灯笼裤,皮鞋和半腿长袜,衬着他健康坚毅、和蔼可亲、活力无限的面庞,师生尊称其为“马老”。清华园无处不渗透着马老点燃的进取登攀的活力。马老经常身着马甲短裤,面色红润,鹤发童颜,神采奕奕,在大操场上走来走去,指导着学生的体育锻炼。他的形象,就是对全校师生的教育。每年新生入学他都要给学生作报告,讲要“动”,鼓励学生每天到操场去。 林家翘(中科院外籍院士,1937年毕业于清华大学)在校时门门功课都优秀,大家都很服气;但他身体不好,跑步总是落在后面。马约翰先生教他锻炼,并说只要坚持下去,身体是会好起来的。林家翘照着做了,并且十分认真,风雨无阻,身体果然比过去好了。到了期末,他的成绩单上,出现了马老给的一个“优”。大家不服,去问马老,并说他是偏心。马老向他们解释说,在体育上,速度和各种技巧的锻炼,都是很重要的;但更重要的是意志、是顽强精神的培养。林家翘身体虽然差,速度不快,但在意志和精神的锻炼上,他是无愧于优秀者的。

  l 良师益友,清韵烛光

  1998年,清华大学研究生自主发起了“良师益友”评选活动,每年由研究生同学自己提名并投票选出优秀的研究生导师,迄今为止已举办十二届,共评选出“良师益友”992人次。2008年,本科生开始评选“清韵烛光——我最喜爱的教师”,每年选出十位从事本科教学和科研指导工作的杰出教师。同学们在投票时最看重的并不是学术名望、科研成果等指标,老师在课堂上和生活中的风范表现才是最重要的决定因素。每次评选活动中,学生都会为自己推荐的老师撰写介绍文章,讲述老师们的感人事迹。评选活动在师生之间形成了良好的互动,促进师生交流、增进师生感情、推进教学相长,进一步调动了教师教书育人的积极性。

  多年来,“良师益友”“清韵烛光”评选活动一直牵动着清华每位研究生和导师的心,成为清华园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。而从中我们看到许许多多活跃在今天的清华学子眼前和心中的老师,反映的是新时期清华师生和谐相得益彰的美好景象。

  热能工程系的蒋洪德院士,不仅教授学习知识,而且教育学生做人的道理。他有时专门找一两个小时的时间与研究生讨论学术道德的问题,蒋老师说“要入其门必先正其身。在你们入门之前要把做学问的道理都告诉你们,不能为了学问而学问,更不能为了学问而违反道德甚至是法律。”蒋老师保持着像年轻人一样的好奇心,总是积极的对待新事物,并且喜欢和青年学生交流。比如,蒋老师在所在研究所的网络论坛上注册了ID,在上面跟研究生们聊天,还问了一个非常可爱的问题“Re是什么意思?”,这些都让年轻人对蒋老师愈加佩服。

  汽车工程系的李建秋副教授,是清华大学少有的以副教授身份成为博导的老师。他在电子学的课堂中讲到:“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不同的,有的高通(电子器件对高频信号放行,而对低频信号有阻碍或截断的作用),有的低通;高通的可能比较活泼,喜欢尝试新鲜事务,那么他们可能不适合研究,而适合销售;低通的比较稳健,能够踏踏实实做事情,适合研究;但无论你是高通低通,关键要把自己的截止频率设置好,知道哪些不好的东西过滤掉,把握好自己。”一串幽默的比喻就把如何规划人生的道理讲得清清楚楚,足见李建秋老师的独具匠心。他不是班主任,也不是辅导员,但他每年都会“不请自来”参加新生的班会,给大家讲述自己的求学生涯,告诉学生不要简单地学习,而要为以后的人生事业发展打下基础,为祖国的未来建设做出贡献。

  机械工程系的刘文今教授,学术造诣很高,讲课水平在校内享有盛誉。机械系研究生中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:“作为一名机械系的学生,没有听过刘文今老师的讲课或报告,学生生涯是不完整的!”然而,刘老师不仅仅是一名良师,他关心和帮助每一位需要帮助的学生,掌握着学生们的状态,哪个同学在处女朋友、哪个在闹别扭、哪个同学有情绪等等通常都逃不过他的眼睛。为了能好帮助同学们解决心理上的问题,刘老师还专门研习了心理学。有一次,刘老师突然发现一名同学沮丧地抽烟,他立刻上前询问,得知该同学失恋了就感觉生活没有了意义,刘老师说,爱情这东西是两个人的事情,你们两个的频率不对,不能形成共振,你要振作起来,总有一天你会找到那个同频率的女孩的。刘老师循循善诱帮助该同学走出了失恋的阴霾,将更多的经历投入了科研之中。

  航空航天学院的朱克勤教授曾9次被评选为“良师益友”,他在做学术研究时一丝不苟,但是在空闲时会和学生一起打篮球,聊天,唱歌等等。他的学生写道:“研究生阶段写的第一篇论文曾经被他反复修改了十几遍之多,从内容到格式,从摘要到总结,甚至一字之差以及标点符号的使用他都不放过”,“朱老师对学生的了解,甚至超过对子女的了解”。“他的一大乐趣仿佛就是八卦他的单身弟子们的恋爱问题;在刚开学的组里讨论的时候,他经常会关心一下每个人假期的生活情况,认真听完并且提一些问题,假如有同学家里有事,他必定会尽可能的帮忙;他时常跟我们强调锻炼身体的重要性,要求我们每周至少锻炼两次,为此组里还定期组织大家打羽毛球;他周末和假期从不强制我们加班。” 

  “传道授业解疑惑,亦师亦友真性情”,这是清华学子对老师的评价;而回想百年清华的大师与学子之间的点点滴滴,我们即能领悟,这个园子,为什么能始终可以创造辉煌!

  来源:清华大学

上一页
1 2 下一页

  特别说明: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,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,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标签:,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